Le dolce Vita


by moka_ka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这是篇没经允许的转贴,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是现在这样


“或许在高二尚未结束的今天,我写下这段文字,有些许的不合时宜。但心中有种强烈的声音指引我继续“敲打”键盘,或许,那个声音就是所谓的回忆,一种,不容许时光流逝的回忆。



相比于高一的稚嫩,高二给予我的是更多的难忘,与更多的印记。


那一年,我高二,我获得了NC这样一个外号。
那一年,我高二,NC成了比我名字出镜率更高的称呼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小靓,拉拉成为了我们的7班新人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在阿鱼,L的鼓吹下,我砌起了模型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我们一行人徘徊于文庙,等待着新模型的发售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小叶,L,小猫,阿鱼,小靓,我们一行六人创立了扯蛋神教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小叶以小盐水的功力担任教主一职。
那一年,我高二,L成功当选副教主一职。
那一年,我高二,阿鱼担任YY分舵舵主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小猫则成为神教以及我班的吉祥物。
那一年,我高二,阿鱼尽忠舵主一职,不断YY他的师姐和慧思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学农成了脑海里难以忘怀的六天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十几位男生拥挤于一个狭小的寝室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寝室小的只能容下那7张简陋的上下铺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参观东海大桥,唯有小猫背起她那鲜红的书包。
那一年,我高二,为此我们总结——桥上风大,请自备石块于包中,以免乘风破浪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在学农的档期,我们为L过了属于我们每个人的17岁生日。
那一年,我高二,一个硕大的蛋糕成为了L脸上的新款面膜,满堂喝彩。
那一年,我高二,采野菜的时光,一个七星瓢虫成了我们欣喜的寄托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费尽心思,满头大汗,只为烧熟一碗菜饭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第一次的高中主持献给了学农的晚会。
那一年,我高二,迎新游园会上,我们的鬼屋成为了全校的焦点。
那一年,我高二,鬼屋的准备工作耗去了我们一夜又一夜的休息,我们却乐此不疲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寻找着鬼屋中,每一个流着汗水,扮演着鬼的身影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由阿鱼担任社长的电声乐队在迎新晚会上举行了首次公演。
那一年,我高二,主唱小猫成了名副其实的哥特LOLI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第一次大部队地出去吃了庆功宴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庆功宴上,大家合力灌醉了CC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我们带领起班中的死亡笔记热潮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因为喜欢L和月的分歧,我们不断调侃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在班级里办起了小型烧烤聚会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缺乏经验的我们烧坏了一个课桌。
那一年,我高二,为了掩盖自己的“罪行”,大家在课桌上进行了大量的修饰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怀旧,我,电池,阿鱼,四处寻找冰砖,三色杯以及娃娃雪糕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教主,KIKO,我,三人参加了校辩论赛,成功晋级四强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校辩论赛不了了之,至今没有后文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由于辩论中的出色发挥,我们将于暑假代表学校参加市辩论赛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我们将队伍取名为“HARD CORE”(核心力量)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我迷恋上了一切原创的事物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我收集齐了<金田一>和<死亡笔记>的漫画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班级中出现了久违的棋牌室活动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全班一起沉浸于杀人游戏的乐趣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共同庆祝了KIKO的18岁成人生日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因为脸上的蛋糕而哄然大笑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一起为了通过会考而拼搏、努力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因为会考,大家为中国电信事业奉献了一大笔财力。
那一年,我高二,第一次,在考场中,打破惯例,提早交卷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提早交卷的原因是电池和宋哥在外面大喊NC,召唤我。
那一年,我高二,大家无意中谈及分班的悲伤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杨7,老猫将远走于地广人稀之地。
那一年,我高二,“他”与“她”之间,有分也有合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每个人都不断地向着自己的梦想前进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想像着自己高三的奋斗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想像着高三,是否依然有人在身后叫喊一声NC。
那一年,我高二,想像着高三,电池,阿鱼,我,三人是否依然天天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




谢谢NC把遗忘的记下来了。



那一年,是谁在风中唱起了熟悉的歌。



现在的你是否还和以前一样。
[PR]
by moka_ka | 2007-10-01 22:43 | 清茶浅酌花好月圆